2013年2月26日星期二

Death Valley 非露营

上个长周末再次进入 Death Valley,不过这次不是露营,也没有住里面的 resort,住的是外面一个叫 Lone Pine 的小镇的 motel。之所以再次去,一方面是因为上次错过了几个景点,另一方面是有不同的朋友想去,我想试一下跟他们出行。旅游看的不仅仅是风景,如果你跟不同的人重复去同一个地方,你会发现你看的实际上是人。一样的景物,不同人看到的反应不一样,你则能看出人不一样的地方。

2/16

考虑到这次的假期只有 3 天,我们选择了第一天凌晨出发。大概 2:30 离开湾区,路线还是跟上次差不多,经过 Bakersfield 然后进入 Death Valley,唯一不同的是不走难走的 CA–178。我们大概是早上 6:30 进入 Bakersfield,加油并且吃早餐后换我来开车,然后我一直开进公园里。

Untitled

进入公园后,先经过了 Father Crowley Point,然后进入 Darwin。由于上次没有看到 Darwin Fall,所以这次我很想补回来。首先我们开进了 Darwin 这个小镇里面,发现这个小镇里的大多数房子和车都被废弃掉了。正当我们想要说这是 ghost town 的时候,发现还是有活人住在这里的。我们想要从小镇往西开到 Darwin Fall,结果发现路尤其难走,根本看不清楚路在哪里,只好放弃并且折返。我们问镇上的人如何才能开去 Darwin Fall,对方说就算你有四驱越野能力,也不值得走这段路,因为一旦车出问题就惨了,还是返回 CA–190 往西开吧,有另外一条稍微远一点的路能够进去 Darwin Fall。于是我们就走了那条远路去 Darwin Fall。

Darwin Fall 的 hiking 入口连水都看不到,让人很难相信走进去一英里会有瀑布。走着走着看到有非常细小的溪流出现,并且山边有水管,于是我们就在开玩笑的说,「不知道这水管是从瀑布采水的,还是送水进去以便形成瀑布的」。越往里面走,溪流就越粗。由于两侧地形复杂,所以要经常跳过溪流到另一边继续前行。最后来到瀑布前面来,发现原来是那么小的一个瀑布。

Untitled

从 Darwin Fall 出来时,我就发现车的方向有点不稳,回到 CA–190 后我立即就意识到爆胎了,因为明显感觉到有一个轮胎已经不是圆的了。下车一看,果然是爆胎了,但在下坡且由碎石铺成的路肩上没办法换轮胎,所以只好尝试求助。我们拦下来一辆车,让他们到达下一个小镇后帮我们联系 ranger 过来帮忙。后来有人查地图发现其实我们离下一个小镇只有一英里,于是决定把车慢慢挪过去,到那里换轮胎,或者找人帮忙。

其它人都下车后,我自己慢慢把车往前开。因为山路弯曲还有上下坡,所以要有人专门在我后面引导快速靠近的车辆减速和借用对面车道超车。我把车开到 Panamint Springs 这个小镇后,停在了加油站平整的水泥地面上,然后我们开始换轮胎。我们五个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有换轮胎的经验,于是各自贡献自己的知识,尝试把论坛拆下来。有人拿出千斤顶来,但不知道应该从哪个位置往上顶,我记得 Audi Q5 说明书上说顶前轮后面或者后轮前面的,所以我就说放前轮后面吧。车顶起来之后,我们发现没有人有力气把轮胎螺丝拧下来,之后求助于旁边在休息的自行车手。(能在 Death Valley 这种海拔上千米上下的地方骑自行车,肯定很有力量吧。)自行车手过来后,用爆发力一下子就能拧松一颗螺丝,然后我们就能继续完成接下来的工作了。

考虑到换上备胎后就不能再冒险了,所以我们只能开车离开 Death Valley,先去 Lone Pine 住下来再想办法。下午 4:00 到 motel 后,我开了一整天的车已经累到只能趴在床上睡觉了,朋友则在打电话联系如何能够换车。Hertz 说,我们可以在当地找修轮胎的,修好找他们报销;我们也可以找 Hertz 换车,不过需要开很远。结果由于是假期,附近所有修车店都不营业,一般的 Hertz 也不营业,所以只能去最近的机场 Hertz,也就是 Los Angeles。我睡着后,朋友开车去换车了,顺便在 Los Angeles 吃了一餐零点的晚餐,到凌晨 2:30 才回来。

2/17

原本我们的行程是,第一天去玩南面,第二天去玩北面,第三天慢悠悠开回湾区。由于爆胎换车浪费了一天,所以整个行程只能往后推移一天,然后第三天晚上赶回湾区。

第二天的任务是南面,朋友把车开进 Death Valley 后就交给我开。我先把大家带到 Devil’s Gold Course,然后是 Bad Water,晒晒太阳散散步。接着往回开,去了上次没有去的 Natural Bridge,不过由于时间有限,没有能在 hiking trail 上走多远,看到自然力量形成的桥洞就回头了。

Untitled Untitled

回头的路上还经过了 Artist Drive。由于朋友想要开上下坡,我就给他开了,结果他很郁闷地跟在一辆慢车后面慢慢开,还要提防那辆慢车突然刹车。再下一个经典是 Golden Canyon,同样是没有时间走太远,看到金色的石壁以及石壁上打斜的岩石纹路就回头了。

开往另一个岔路后,我们在 Zabriskie Point 拍了几张黄昏照后就匆匆上路了。一路上那么赶,就是为了登上 Dantes View 看日落。最后一段盘山路是我开的,其实只有最后一英里超级抖和急弯,前面的路还是挺好开的。

Untitled Untitled

看完日落后,就回 Lone Pine 吃饭了。每天进出 Death Valley 都要走一个小时的上下山弯路,加上 Death Valley 内部的路,我开了两个小时才到餐馆,然后当然要吃一顿好的啦。在一家美式餐厅坐下来,我点了一份烤半鸭饭,感觉还不错。有人点了烤排骨加饭,说感觉就如同粤式烧腊饭,一点都不美式。

2/18

最后一天去北面玩,重点就是 Racktrack Playa 和 Scotty’s Castle。开进 Racetrack 路段时,发现忘记在 Stovepipe Wells 加油了,而油只剩下一半所以不敢开空调。开到终点后才发现,油完全足够返回 Stovepipe Wells 后再加油,且外面的凉风比车内要舒服多了!这次补看了上次没看的南面景点,发现原来南面的石头才是真的多,而且轨迹才是真的画圈的。至于北面的荒岛,估计是游客多了,地面的破坏也严重了,跟上次对比发现明显多了一条鞋印组成的 track!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离开 Racetrack Playa 后,途径 Ubehebe Crater 返回,然后从另一个分岔口去 Scotty’s Castle。这次经过 Ubehebe Crater 的时间比较早,所以拍到了没有阴影的大坑底部。据说这个大坑走下去的 hiking trail 要两个小时往返,我们开玩笑说走下去是 10 分钟,走回来是 110 分钟。此外在 Ubehebe Crater 上面拍照时,还看到了很搞笑的逆飞鸟。简单来说,就是有几只鸟在逆风滑翔,它们腾空后想要往前飞,但落地后却发现还在原地,甚至后往后退了。

Untitled

我们开到 Scotty’s Castle 时,发现这个地方真豪华啊。什么人会把棕榈树搬到沙漠里面来呢?可惜要进去城堡里面参观是要付费参加一小时导游的,我们不想花钱花时间,所以在外面走走拍照就算了。感觉一百多年前能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建成如此豪华的度假圣地,还是非常有成就的事情。

Untitled Untitled

看完 Scotty’s Castle,整个 Death Valley 旅途就算结束了。跟上次的离开路线一样,我们选择了走 Wildrose,顺带看看 Charcoal Kilns,只不过这次是没有雪的版本。

Untitled

在开往 Trona 的大直路上,有人提议要不要抄袭别人已有的创意,坐在大马路中间拍照。结果最后大家都懒得做下来,站在马路中央拍了几张照就算了。

Untitled

晚上回到 Bakersfield 已经是 8:30 了,吃了一顿快餐就继续开往 Bay Area,结果当然是凌晨才回到家里。

小结

这次的旅行费用还是人均 $400,跟上次露营差不多。上次住了两个晚上的旅店,外加两个晚上的营地,这次只住了两个晚上的酒店,可以说露营相当于免费多住几晚。上次在路上只有一餐正餐是吃得好的,这次其实也一样,不同的是上次吃了几餐野炊,这次吃了几餐快餐。总体上来说,我觉得如果时间充裕的话还是露营比较有趣,但需要提前做好计划。上次露营订酒店的时间比这次还晚,之所以能订上估计因为是圣诞节,外出的人足够少。这次订酒店,我们订完后估计 Lone Pine 就没有空房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