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3日星期一

华南师大附中(Part 4)

这部分可以归类到黑历史的范畴……


为什么我会成为华附论坛的管理员?因为我把它黑了。这听起来好像某个讽刺「undocumented immigrant」的笑话,说「hacker 不应该叫做 hacker,而应该叫做 undocumented admin」。我一开始就是那个 undocumented admin,后来变了真正的 admin。

最初把华附论坛黑掉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和我们班某位同学对于什么内容应该发到哪个版的问题有很不一样的想法,然后我们就在论坛上吵了起来。我说这些帖子就应该发到这个版,但他就乱发,而且管理员完全不参与到论坛的日常运作。最后我决定既然管理员什么都不管那就让我把自己的帐号提升为管理员吧,之后我把某同学的帖子都跨版转移到我认为正确的版去。网络中心的老师(也就是真正掌握管理员帐号的人)知道后跟我说,你那么喜欢管论坛那就由你来管吧。


为什么我会开创华附学生网?其实我早就看上了这个机会。

Untitled

华附真正长年稳定运作的 3 个学生社团是什么?负责黑板报的华通社,负责广播的广播站,负责电视的电视台。(华通社全称「华附通讯社」,据说曾经是个正规注册的通讯社,所谓正规注册就是指好像新华社那样有资格在中国报道新闻。我们班某位同学成了末代社长,没能交接下去,不过黑板报没落是必然的啦。)这 3 个学生社团的共同点是什么?都是媒体。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显而易见,这件事情我不做也会有人做。

Untitled

然而看到一个机会的存在并不代表这个机会此时此刻已经可以被利用,所以其实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去尝试不同的东西。最开始学校并没有网络,所以科技能够对媒体产生的影响仅限于「能够使用 Word 进行排版」。过了一年图书馆出现了多媒体阅览室,大体上就是一个只有局域网的网吧,用于借阅图书馆的多媒体(基本上就是 DVD)内容,但至少我有一个局域网可以管理。然后又过了一年,华附论坛出现了。接着又花了一年,华附学生网才真正成立了,有了自己的独立服务器,然后我们尝试在上面建立各种网站。

虽然最终这只是我们自娱自乐的事情,因为在没有移动互联网之前学生每个星期能够上网的时间很有限,但至少我们为真正感兴趣的人提供了一个动手的平台。华附接入的不是教育网,域名也不是教育网的 .edu.cn 域名,那意味着你放上去的东西全世界都能看得到。hsfz.net.cn 下面的子域名和 @hsfz.net.cn 的邮箱只要我们需要一般都能拿到。


华附对学生会执行一套很符合中国特色的集中民主制度:每个班每年选出 5 位学生代表,由他们参加每年一度的学代会(学生代表大会),然后选出学生会新一届的主席和部长。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在高三那一年竟然成为了我们班的学生代表。我在参加学代会时遇上了各位现任和前任的电视台台长和广播站站长,其中一位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最近几年学生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完全不能代表学生和领导学生,只是无脑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制定了一个策略:选出一位真正有能力的学生会主席,然后各大社团辅助他提升学生会影响力。如何选出一位真正有能力的主席呢?作为掌管各大社团的人,我们发现其实我们能够影响到选举。首先不少学生代表都是各大社团的成员,因为在校园活动上活跃的人来来去去都是同一班人;然后我们还控制了所有的校内媒体。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执行我们的计划,尝试在候选人中找出我们认为真正有能力的主席。学代会提供两个环节让我们了解候选人。第一个环节是候选人上台演讲,其中一位部长候选人上去讲了一番「民主」,说完团委老师就狠狠地骂了一顿「你懂什么叫做民主吗?你理解民主如何执行吗?你有资格提供民主吗?」

第二个环节是分组 Q&A,学生代表分成小组,然后候选人去每一个小组回答学生代表提问。我们这群社团负责人自己组成一个小组,然后跟现任学生会主席(当然也是我们其中一员)说「我们要点菜」,意思是让他把两位主席候选人拉过来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现任主席就去把两个主席候选人拉过来,跟他们介绍说「这一圈人虽然不能一人投十票,但你能不能当选很大程度就看他们了」。

我们深入了解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两个候选人都不理想。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广州当时正在进行一项改革,目标是把所有高中都建设为优质高中。实际上怎么执行呢?好学校保留高中并把初中转移给差学校,差学校放弃高中从此高中只有好学校。华附没有了初中,结果就是所有高一学生都是外校考进来的,他们都不了解这所学校的「游戏规则」,跟我们这些从初中就在华附的人不一样。无论选谁出来当主席,他都是新手,就算他能够花一年的时间成为老手,到时候他也必须卸任了,因为他要开始准备高考了。

尽管如此,最终我们还是制定出了一份我们内部选择的主席和部长名单,然后利用我们的影响力去影响代表们的投票。选举完毕当天晚上唱票,负责唱票的三位同学看起来并没有特殊身份,但都是由老师提前点名确定的。(因为他们都姓「冯」,我们就阴谋论说「华附选举其实被冯氏家族控制」。)现任学生会主席在场负责监督,所以他能够事后给我们通风报信:整个唱票过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最后每一名候选人的得票都如实记录在一张白纸上。接着团委老师把这张纸收走,半个小时后拿了另外一张纸回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唱票结果,按照上面的名单对外公布新当选的主席和部长吧」,并且要求把所有的选票销毁。新的名单上至少有 3 个部长是换了的,至少有 1 个部长被换到了原先并非他竞选的那个部门。

这件事情给我上了非常深刻的一课——当一个人告诉你「你没有资格提供民主」时,他不是在说气话,他是在说实话。你以为你了解权力的来源在哪里,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

题外话:有些人喜欢讨论当 80 后成为中国领导人时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其实我认为这是不需要去猜测的。他们在学校的经历就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们对领导力的理解,想要预测他们 60 岁时如何玩政治游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他们 20 岁时是如何被这个社会教会玩政治游戏的。

2016年6月4日星期六

Eero 无线路由试用感受

由于家里 Comcast 的同轴电缆出口在我的卧室,所以 modem 必须放在我的卧室。这么老的房子显然是没有布好的网线的,而我又不想自己布线所以只能各种 hack。

首先我在我的房间放了一个 AirPort Express,然后我的房间和客厅就能有 Wi-Fi 覆盖到了,然而另外一个卧室覆盖得不好。幸好我室友也有一个 AirPort Express,而且一个 AirPort 能够轻易地设置为另外一个 AirPort 的中继,于是就用两个 AirPort Express 把整个房子都覆盖了。

后来我在客厅放了一台 PC 用来接电视玩游戏,没有无线网卡的台式机只能接有线。怎么办呢?去买了个 Netgear 的 powerline adapter 回来,也就是所谓的电力猫,一头接在我房间插座上,另外一头接在客厅插座上。不在台式机上装无线网卡的一个原因是据说无线的 ping 值无论如何都比不上有线,所以会影响联网玩游戏。

然而这样的解决方案并不是完美的。AirPort Express 有时候还是会出问题,所以还是要人手重启。最近开始出现各种新一代的智能无线路由,我一直在观望,直到有同事说他有 Eero 的 $50 优惠券,于是我就决定买一组来试试。一组有 3 个,$500 优惠 $50,单个的价格还是比 AirPort Express 贵(但比 AirPort Extreme 便宜),希望是好东西。

IMG_0582

Eero 的盒子跟网站一样简洁,就是强调能够轻易覆盖整栋房子,两层楼多个房间都没问题。

IMG_0583

拆开来之后就能看到 3 个 Eero 在里面,左边第一个写着 Start,这就是要接上 modem 的第一个无线路由器。

IMG_0584

把第一个 Eero 拿下来后,就能看到指引说先装 app 然后跟着 app 设置。把 app 安装好后,还需要先注册个帐号,这其中包括手机号认证。为什么一个无线路由器需要验证用户是真实的个人呢?这有点奇怪……接下来 app 会引导你把 modem 先断电,再把 modem 和 Eero 间的网线连上,最后把两个设备的电源都接上。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把 modem 重启,估计有些 modem 不重启换客户端会有问题,所以宁愿让你重启。

IMG_0585

每一个 Eero 所需要的线缆都在盒子下方。只有第一个 Eero 是带有网线的,因为剩下两个 Eero 只是无线中继,没有考虑过你要接网线。现在新产品的包装都学 Apple,Eero 也不例外。电线和网线的捆绑方式就跟 Lightning cable 一样。

我的第一个 Eero 放在了我房间里,取代了我的 AirPort Express。然后我把第二个 Eero 放在客厅里,用它来扩大 Wi-Fi 覆盖范围。因为放在靠我室友房间的一侧,所以两个 Eero 就足够覆盖了。因为每一个 Eero 上面都有两个网线接口,所以我就在想 Eero 是不是能够同时充当有线网的无线中继。我把台式机的网线接上了第二个 Eero 的网线接口,发现网络确实是连通的,那意味着 Eero 能够把我的 powerline adapter 取代了。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无线中继对 ping 值影响有多大了。我简单用 SpeedTest.net 测试了一下,发现其实无线和有线的 ping 值一样,甚至和我 iPhone 上的无线 ping 值一样。那意味着无线网玩游戏 ping 值能够保持稳定吗?我不是很确定,所以暂时先接着 Eero 让我玩一段时间的 Overwatch 再说。如果稳定的话就把 powerline adapter 卖了,不稳定的话就换回去。

IMG_2490

最后值得一提的就是,作为新一代的智能无线路由,通过 app 管理是免不了的了,不过 Eero 的 app 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非常智能的地方。尽管功能是比 AirPort Express 多一些,但也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Eero 有的功能小米路由都有。Eero 号称能够在网络不稳定时自动重启一个或多个路由器,而小米只能设置定时重启,这应该是比小米先进的。但除非能够有记录显示什么时候重启了且解决了问题,否则这就是个完全隐形的功能。

Eero 扩展的网络同时包括 2.4GHz 和 5GHz,不像小米只能扩展 2.4GHz,这是 Eero 更好的地方。当然两者价格完全不能比,一个是 $150,一个是 ¥150。我现在手头上还剩下第三个 Eero,不知道用来干什么好,我又还不至于有钱到能够为了用掉一个路由而买个大房子。毕竟这是价值 $150 的东西,放着也没有用,几年之后估计第二代的 Eero 都要出来了,所以自己用不上的话只能卖掉。

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华南师大附中(Part 3)

今天来说一些比较搞笑的事情。


话说我们班的某些同学很关注其它班甚至其它年级的美女,于是就发展出「𥄫女」这项活动来。(「𥄫」字的意思跟「glance」和「take a quick look」差不多。)热衷于这项活动的同学每天闲聊的时候都会提及什么时候又看到哪位美女在哪里干什么,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唯一标识任何一位美女。

大家都是搞过数学竞赛的人,都了解「点 A」和「直线 AB」这样的命名系统,所以对美女的编号自然从 A 开始。使用编号而非真名的另外一个好处是避免其它人听到我们在说谁。当有人说「今天又看到 B 参加田径队训练」时,外人都不知道 B 指代的是谁。

这套系统真正搞笑的地方在于对 prime 的使用。大家都知道「三角形 A′B′C′ 和三角形 ABC 全等」这样的用法,所以当一个看起来像 A 的美女出现时,她就会自动获得 A′ 这个编号。不要以为外貌相似的人很罕见,double prime 有时候也会被用上。


我们班大概有一半人是会说广东话的,这是因为我们班从初中开始就是全省招生的。(其实不是整个广东都说广东话的。)除去普通话和广东话,还有部分同学会说潮汕话、客家话甚至是雷州话。所以用什么语言视乎跟谁说话。一开始大家说什么语言就是什么语言,但很快就有人不满足,想要把一种语言强行直译为另一种语言。

众所周知学习一门新的语言从粗口开始,所以第一个强行直译的需求是「『屌你老母』用雷州话怎么说」。雷州的同学们一开始说「雷州话骂人不会这样说的」,但有人就是十分坚持要这样翻译,「你就告诉我『屌』、『你』、『妈』这三个字在雷州话对应怎么说吧」,从此这句粗口就有了雷州话版本。无论是对着老师还是对着其它班的同学,当想要骂人又不想被别人听懂时就用雷州话骂,因为懂雷州话的人确实非常少。(雷州话不像潮汕话这样属于一个巨大的语系,不存在相似的语言能互相听懂。如果是潮汕话的话,就会和闽南语、台语相通,互相能够听懂。)

接下来当然是强行把广东话翻译为普通话了,而且范围远超过粗口。基本上无论什么能够用广东话说的,都逐字翻译为普通话说。没错,就是明知道普通话应该对应换成另一个词的但偏偏用原字,只是把读音换成普通话读音。于是同学之间开始互相问候「nǐ jīn rì shí zuǒ wèi a」(你今日食咗未啊)。

随后这必然扩散到英语,把「you got it」翻译为「你得到了它」算是低级的。自从有人发现「操场」能够被翻译为「fuck ground」,大家就想方设法用操场造句,于是就有了「let’s go to the fuck ground and do morning fuck(去操场做早操吧)」。

2016年4月18日星期一

赴美工作常识(Part 6 - 绿卡排队)

上一篇《赴美工作常识(Part 5 - 绿卡优先级)》解释完排队的优先级是怎么确定的,以及 PERM 和 I–140 表的意义,接下来就要解释一下队具体是怎么排的以及排到之后的 I–485 表申请。这里必须要有免责声名。因为我不是移民律师,所以我只是说我的理解,法律问题还是需要咨询律师的。

I–485

I–485 表不像 PERM 需要准备那么多材料,但还是要你填的。I–485 表递交时需要一份体检报告,递交后需要去打指纹,有可能需要进行面谈。这些都不是最有趣的,真正有趣的地方在于 I–485 需要排队。

排队

首先,美国法律规定了每年能够发出去的绿卡总数上限。然后,出于多样性的考虑美国法律还规定了一年之内发给同一个国家的绿卡总数不能超过全球绿卡总数的 7%。当然国家大小和人口有区别,想要移民的比例也要区别,结果就是某些国家等待获取绿卡的人数会超过当年 7% 的上限,因此需要排队。现在世界上只有 4 个国家会因为超过这个 7% 的上限而需要排队的。猜猜是哪 4 个国家?

这 4 个国家分别是:中国(内地)、印度、墨西哥、菲律宾。注意香港、澳门、台湾是不跟中国(内地)合并计算是否超出 7% 的,所以这些地区并不会因为超出 7% 而导致需要排队。你的国家是由出生地来确定的,这是一个你这一辈子都改变不了的属性,先获取另外一个国家的国籍也没用。如果你配偶的出生地跟你不是同一个国家,排队时两个人的国家哪个先排到算哪个。

具体排队怎么排呢?还是用银行拿号排队做类比,只不过绿卡排队系统用的不是号码而是日期——PERM 申请提交的日期。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早上去银行拿到一个号,上面写着当前时间 10:23,然后窗口显示叫到 10:09,大概就是这样的效果。使用时间而非连续号码的主要坏处在于,你不能通过号码来猜前面还有多少个人才轮到你,因为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 10:23 到 10:09 之间拿号了。

你 PERM 申请提交的日期叫做 priority date(优先日期),如果 PERM 和 I–140 都审批通过了,这个日期就是有效的。有了这个日期,你就可以每个月去看移民局的 visa bulletin(签证告示板)。这里每个月更新一次,公布下一个月轮到什么 priority date 可以递交 I–485 申请。

例如说 2015 年 10 月 的 visa bulletin 显示中国(内地)EB–3 排到 2013 年 10 月 1 日了,而你的 priority date 是 2013 年 9 月 28 日,因为你的 priority date 比当前叫号叫到的日期要早,所以你就排到了,可以递交 I–485 表了。如果当前叫到的日期写着「current」,那意味着不用排队,随时可以递交 I–485 表。

浏览几份 visa bulletin 后,你就能总结出一些规律来:EB–1 是无论如何都不需要排队的。EB–2 只有中国(内地)和印度需要排队。EB–3 所有国家都要排队,这是因为 EB–3 的优先级比 EB–1 和 EB–2 要低同时全球范围内符合资格申请的人更多。但中国(内地)、印度和菲律宾排的 EB–3 队伍比其它国家要长,这意味着这 3 个国家申请 EB–3 的人确实多。

如果你观察长期的 priority date 走势,你会发现原来这套叫号系统还能倒退!想象这样一个情景:你拿着一个 10:23 的号,窗口显示叫到 10:25 了。你迅速冲到窗口前,把材料递交进去。同时还有几个拿着 10:22 和 10:24 的人也冲上来把材料递交进去。你以为窗口很快就能把手续办好把结果递出来,结果窗口上显示的数字变成 10: 22 了。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你又可以坐下来等了。在窗口上的数字变回 10:23(或更大的数值)之前,就算窗口另一侧把手续都办好了,批准的结果也不能递出来。

中国(内地)的队伍有时候还会有一个特殊的状况,就是 EB–3 的队伍比 EB–2 长。拿着银行金卡的人都知道,金卡有资格拿贵宾号,但普通号也要拿一个,哪边先排到就在哪边办。如果普通号先排到了,当然是把贵宾号扔了。尽管 priority date 排队时不能要两个号,但一个 EB–2 的 priority date 是能申请降级为 EB–3 的。这就好比说贵宾号有权选择变为普通号。

移民局在估算队伍移动速度时是没有考虑降级的情况的,因此既然系统上显示尚未处理的普通号数量少,那就往前叫更多的号进来。结果叫号后一大多贵宾号主动降级为普通号,窗口发现队伍移动速度过快,就只能停下来不往前叫号。如果降级的人足够多,不仅仅不能往前叫号,已经叫了的号也处理不完,那就会出现上述倒退现象。这正是 2016 年 5 月 priority date 不再往前进的原因,因为降级的人太多了。如果降级的人足够多,下一个人公布的 priority date 就有可能倒退。

申请

因为 visa bulletin 总是提前一个月公布下一个月的 priority date 排到哪里了,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排到了,那是指下个月排到。排到之后就可以准备 I–485 表所需的体检表了。这个体检需要在移民局认可的诊所做,不过这些诊所实在多所以随便挑一个就可以了。体检包括完成指定疫苗的注射,中国人通常都不保留自己的疫苗注射记录,但其实指定的疫苗大多数中国人都打过。熟悉情况的医生会选择抽血进行抗体检测,只要能证明疫苗仍然有效就不需要再打。

递交 I–485 表后,就会收到收集指纹的预约邮件,预约时间和地点都是移民局选好的,如果不接受就必须回信要求更换预约时间,但不能指定预约时间。理论上非预约时间去是不提供服务的,但我听说如果运气好的话移民局也会愿意帮你在非预约时间收集指纹。

在移民局处理 I–485 表的过程中,你有可能收到面谈预约。这跟签证面谈类似,但因为我没有经验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会问什么问题。因为绿卡申请是以家庭为单位的,所以主申请人成功的话意味着配偶和 21 岁以下未婚子女也会获得绿卡。如果结婚不到两年的话,移民局就很有可能需要通过面谈来确认这是真心相爱(而非为了拿绿卡而结婚)。

通常递交 I–485 表的同时还是递交 I–765 表(申请 EAD)和 I–131 表(申请 AP)。EAD 就是工作许可文件,拿到之后你就不再受 H–1B 或 L–1 签证的约束只能为指定雇主工作。AP 的作用是这样的:I–485 递交时你必须身处美国,递交后你必须待在美国直到拿到绿卡才能离开,AP 使得你可以在此期间临时离开美国然后再返回。

拿到 EAD 和 AP 后,你所享受的待遇已经接近绿卡了。你几乎可以随意更换工作,你几乎可以随意出入美国。更换工作的限制在于,你还是要维持符合当初 PERM 描述的工作,你不能申请了一份程序员的 PERM 然后在拿到绿卡前放弃程序员工作去卖奶茶。如果绿卡在 I–485 表递交后的 180 天内获得批准,获得批准时你必须还在原来递交 I–485 表时的公司,但超过 180 天后就随意了。至于出入美国的限制,主要在于拿 AP 入境时需要等待漫长(1 个小时)的审查,比拿签证入境还慢。考虑到中国有些边检不认识 AP,不承认 AP 是有效的外国签证(因为 AP 确实罕见),可能导致出境被拒,所以回中国的话能继续申请签证还是继续申请签证吧。

批准

以前 I–485 表的排队只排一次,排到了就可以递交申请,如果递交申请后不幸倒退的话在再次排到之前都不可能获得批准,即使移民局已经处理完这份申请且计划批准。从 2016 财年开始(即 2015 年 10 月开始),移民局把排一次队拆成了排两次队:第一次排的是申请何时可以递交,第二次排的是申请何时可以批准。这样做的好处是,移民局能够根据第一条队排到的人数来预测第二条队正确的移动速度,从而降低倒退的风险。

还是用银行的例子,你拿着一个 10:23 的号,窗口显示 10:25,结果冲上去递交材料的人太多,完全超出了窗口预测的速度,如果按照一条队的做法拿只能倒退。现在分作了两条队,这个窗口显示 10:25 只是说 10:25 之前的号可以提交材料。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窗口,要那个窗口显示 10:25 了才代表 10:25 之前的号可以获得批准。收材料的窗口显示 10:25 没问题,递交材料的人过多也没问题,这个窗口停留在 10:25 或者关闭就行了。发批准的窗口这时候已经得知申请过多,号必须慢慢往前叫。

当你看到第二条队伍也排到你了,这就意味着你终于要拿到绿卡了。移民局很有可能已经在你等待第二条队伍时完成了审批,所以只要一排到就能把批准放出来。然后绿卡制卡和邮寄只需要两周左右,你就等着收这样一封欢迎信吧。

IMG_0468

赴美工作常识(Part 5 - 绿卡优先级)

这个系列的第一篇《赴美工作常识(Part 1 - 签证)》是三年前写的,过了这么久这个系列终于要继续下去了。接下来当然时讨论绿卡的事情了。跟讨论签证一样,这里必须要有免责声名。因为我不是移民律师,所以我只是说我的理解,法律问题还是需要咨询律师的。

由于绿卡涉及到排队,所以必须解释优先级。这个优先级就好比你在中国去银行拿号排队,有人拿普通号,也有人拿张金卡出来刷一下然后拿个贵宾号。贵宾号有自己的窗口,所以排队的速度不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下,优先级越高的人越快排完队拿到绿卡。当然这样的系统也有失效的时候,就如同银行也会由于拿金卡的人太多导致贵宾号排得更慢一样。

一般来说,通过工作签证来到美国的话绿卡自然是 EB(基于雇佣关系)类别的。在 EB 类别里有 5 个优先等级,分别是 EB–1 到 EB–5,其中最高优先等级的是 EB–1。对于大多数持有工作签证的人来说,只需要关注 EB–1 到 EB–3 就可以了,因为 EB–4 适用范围比较窄,而 EB–5 则是投资移民。

EB–1 下面有 3 个类别:

  • EB–1A 是杰出人才,如果想要申请的话需要准备不少材料来证明为什么自己足够杰出。不少博士会选择申请 EB–1A,为此需要列举自己发表过的论文都有哪些,发表的刊物或会议都有多厉害,以此证明自己。由于杰出与否的判断存在主观性,所以 EB–1A 的申请是无法保证一定通过的。有经验的律师能够帮助你判断你有多大可能申请成功,此外还能帮助你准备材料。
  • EB–1B 与大多数人都无关。
  • EB–1C 只适用于使用 L–1 签证调职美国的跨国企业管理层,但如果你已经在跨国公司的中国分部从事管理工作一年以上,可以考虑通过 L–1 和 EB–1C 获取绿卡,前提是公司愿意把你调到美国且继续从事管理工作。管理工作的定义也是主观的,所以无法保证申请一定通过。

EB–2 和 EB–3 是大多数专业人才能够适用的类别。主要区别在于 EB–2 需要硕士或以上学位,而 EB–3 只需要本科学位。如果只有本科学位的话,5 年当前职业的工作经验也能等同于硕士学位对待,用来申请 EB–2。至于具体工作经验是否符合等同于硕士学位,这是个主观判断,所以不能保证申请必定通过。

在确定好申请的类别后,接下来要分三步来完整绿卡的申请流程。准确来说,这是三份申请,最后一份才是绿卡的申请,前面两份是绿卡申请所依赖的申请。

PERM

第一份申请俗称 PERM,也就是 Permanent Labor Certification(永久劳工证书)。这份申请不是由移民局审批的,而是由劳动局审批的。这份申请是为了证明「美国在指定地区没有足够多的本地劳工符合此职位要求、能够接受此职位且愿意接受此职位,因此此职位永久雇佣一个外国人不会伤害到本地劳工的利益」。

EB–1 是不需要申请 PERM 的,所以可以跳过这个步骤。EB–2 如果符合 NIW(国家利益需要)要求也是可以跳过 PERM 的,但因为是否符合 NIW 要看主观判断,所以没有办法保证申请成功。如果属于需要申请 PERM 的情况,在申请时需要指明到底申请的是 EB–2 还是 EB–3。申请成功之后 EB–2 降级是比较容易的,但 EB–3 就算变得符合 EB–2 要求了升级也很麻烦。

申请 PERM 的准备周期和等待审批周期都特别长。首先为了证明自己符合职位要求需要准备各种证明材料,例如学位证书、教授签字的在读证明、前公司的经理或 HR 签字的在职证明。因为这些材料涉及到要找人签名,所以往往消耗大量的沟通时间。之后公司就要证明本地区要么没有人符合职位需求、要么符合需求但不愿意来。为此公司需要在本地主要报纸招聘版面刊登招聘广告一个月,如果收到简历就需要筛选和面试,最终必须非常公正的拒绝掉。(如果应聘者确实符合条件,那就需要把他招了,然后整个招聘过程重来。)招聘完成后申请才能递交给劳动局,审批往往需要等候大半年,而且公司不能多付钱加急处理。

PERM 申请获批后,或者是符合资格跳过 PERM,下一步就是 I–140 表申请。

I–140

I–140 表用于证明雇主有资本永久雇佣你、有意向永久雇佣你,且你有意向接受这个职位。I–140 表除了签字就不需要你做什么了。正常来说 I–140 需要几个月才能审批下来,但如果公司愿意多付钱加急的话,可以在 15 个自然日内出结果。(移民局保证,如果 15 个自然日内出不了结果的话,加急费用全部退还,且申请的加急属性不变。)

I–140 表的下一步是 I–485 表。这两者是依赖关系,但 I–485 表的递交时机不依赖于 I–140 表的申请通过,只依赖于排队。不考虑排队的话,或者说好像 EB–1 这种没见过需要排队的优先级,I–485 表是可以跟 I–140 表同时提交的。只不过如果 I–140 表被拒了,I–485 表会直接被拒。

如果需要排队的话,在 I–140 申请成功之后队就排上了。在排到之前都不能提交 I–485 申请,所以接下来就要说排队的事情了。我会在这个系列的下一篇文章当中解释排队的事情,如果你不想错过的话欢迎订阅(或 Twitter follow @catchen 或 Facebook like Cat Chen Posts)。

2016年4月14日星期四

Oculus Rift 开箱

一月份预订的 Oculus Rift 送到了,回家立即开箱安装。

IMG_0453

IMG_0454

拿掉彩印的包装后,其实是一个黑色箱子,通过磁铁吸力扣住。

IMG_0455

打开箱子后就能看到头戴设备、跟踪传感器和遥控。遥控类似于上一代 Apple TV 的遥控,可以操纵菜单和音量,但不能进行复杂的游戏交互。

IMG_0456

Xbox One 手柄藏在来跟踪传感器的下面,此外还有手柄用的 USB 接收器和延长线。说明书和 Oculus 贴纸也在里面了。

IMG_0457

所有东西拿出来后,就可以根据网站指引下载和安装软件了。安装向导会把驱动安装好,然后引导用户接线。头戴设备需要接 HDMI 和 USB 3.0,跟踪传感器需要接 USB 3.0。如果显卡只有一个 HDMI,且当前显示器(电视机)已经占用了 HDMI,那就需要找条转接线把 HDMI 转到 DisplayPort(或其它接口)上。

IMG_0458

IMG_0459

之后 Xbox One 手柄还需要一个 USB 2.0 的接口,第一次使用需要和 USB 接收器配对一下。遥控直接启动后就能用。

安装向导会引导用户如何摆放跟踪传感器。尽管推荐的做法是站着玩,但我选择了坐在沙发上玩,跟踪传感器略微仰视即可。之后就是调整头戴设备的松紧了。因为我要戴眼镜,所以我会调到最松戴上后再调紧。一次调好后就不需要再动了,因为再次戴的时候可以利用弹性先拉开再戴上,最后的松紧程度还是跟上次一样。两眼距离也是可以调的,一次调好后不用再调了。

安装向导完成自动进入商店,之后就可以购买游戏(或应用、电影)了。体验类似于 Gear VR,商店有 2D 和 3D 版本,可以在桌面用 2D 版本下载游戏和启动游戏,也可以直接在头戴设备里面用 3D 版本切换游戏。商店暂时只能在客户端里面打开,不像 Steam 能在浏览器内直接购买,想要预览一下现有游戏的话可以使用这个网站

Oculus Store 1

Oculus Store 2

进入游戏后的体验很有趣,但这不是能用文字描述的,所以此处略过。至于是否有头晕(类似晕车晕船)的情况,具体还是要看人。Oculus Rift 跑在我的 980 Ti 上是不存在延时的,但镜头进行特定形式的运动时就会感觉到晕。例如说 EVE: Valkyrie,一款第一人称太空飞行游戏。如果控制机头上下左右,我是不会感觉到有问题的,但如果旋转就会十分晕。尽管玩了一段时间后感觉适应了一些,但长时间玩的话还是会感觉不舒服。当然这仅仅是我的情况,有些人完全不会晕,有些人比我更容易晕。

最后,这里可以有「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雇主无关」,因为 Oculus 属于 Facebook。

2016年2月5日星期五

华南师大附中(Part 2)

继续吹水。没有重点,也不需要解释。


Untitled

华附当年的升重率是 91%,重点上线率是 89%,这看起来好像不太对。正常来说只有过了重点线但没有被重点学校录取的,反过来是不可能的。这 –2% 的背后其实是保送生。因为保送了,所以一定是被重点学校录取的,但高考成绩如何就很难说了。我就是这 –2% 中的一分子。

我们班的保送比例非常高,同时华附也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绩正在下滑,所以就尝试说服我们这些保送生好好准备高考,为校争光。很遗憾我到高三的时候已经对学校的激励机制变得免疫,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有必要去为了学校而参加高考。每次年级考试的时候,看着获得小语种保送的同学来负责监考就觉得忿忿不平。

政治课的老师跟我们说「作为一名中国学生,不参加高考人生是不完整的,就好像女人没有生过孩子一样。」我心想,如果这一理论成立,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能够让人生不完整,我显然不可能全部都不 miss 掉,所以很可能我的人生已经不完整了,那我在意高考干什么呢?

基于这种心态,习题课上发下来的卷子我都是直接叠起来放抽屉里的。高三结束时我有一大堆空白的习题卷,可惜没有人想要。语文老师曾经尝试把我们几位不做习题卷的学生带到教师办公室逼着做,结果当然是收效甚微!然后我们继续无视习题课。在我记忆中习题课是一种很无聊的存在。习题卷不是作业,所以不会收上去也不会批改。(作业我还是准时交的。)上课发试卷,下课发答案,多数人答错的题目下次课讲解,少数人答错的题目互相交流。

我的高三战略目标就是让我的模拟考成绩软着陆,不要太费脑筋,也不要惹麻烦。事实证明这个目标是错误的!我们班上一位很欢乐的保送生,模拟考成绩直接硬着陆,然后学生处主任找他谈话,打探他是否乐意不参加高考,当他爽快答应后这位老师犹如放下心头大石。事后回想这很有道理啊,学校知道你会拉低平均分当然不希望你参加高考,我这样给予学校虚假的希望是不对的。


我的高考成绩不上重点线岂不很难看?其实没所谓的,保送生的档案里没有高考成绩单。当时我们收到高考成绩单后,非保送生可以复印留底,但原件由学校放进档案。保送生自己拿着原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既然高考成绩单不在档案里,那么其他渠道基本上也就查不到,这场考试对我来说相当于不曾存在过。之后任何表格要我填「高考成绩」,我一律写「免试保送」。


我的高考语文选择题正确率一直都非常可靠地恒定在 50%。这个样本空间并不小,包括很多我高三做过的习题卷。(选择题这种不是特别费脑筋的题目还是可以做一做的。)

高考语文选择题的设计模式是这样子的:四个选项里面必须有两个显然是错误的,剩下两个必须难以判断正误。这个模式简直就是为了量身定做的。我总是能够轻易地排除两个错误的,然后无论如何都无法分辨剩下两个。我曾经试过非常认真的做完一份只有选择题的考卷,结果正确率是 50%。我也曾经试过非常心不在焉的做完类似的一份考卷,结果正确率还是 50%。

面对这样的结果,唯一符合逻辑的做法就是从此不再花时间在选择题上,因为潜在收益为 0。没有必要去纠结两个选项中哪个是正确的,因为统计结果已经表明我是不可能区分得出来的,而多花时间毫无帮助,所以随便选一个就行了。

华南师大附中(Part 1)

这是一个纯吹水的系列。只有片段,没有开头,没有结尾,没有中心思想。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暑假被带到华南师大附中,参加某整数周年校庆,然后被告知「你以后就要来这里」。顺便值得一提的是,「你家里有 20 名校友」。

所以那些 Ivy League 校友硬要把小孩塞回去的剧情其实是很 make sense 的。


奥校初中还是一个班的时候,每年通过特殊招生考试在全省内招 40 人。我们那一届,在考试前就确定了 8 个保送生,其中有 3 人没考上前 40,所以最后榜上有 43 人。很不幸,我是其中的 42,被告知不享受保证上华附高中的待遇。意思是说,如果我高中考不上奥校就要正常参加中考,由中考决定我是否能留在华附。

事后证明这是 bullshit,所有榜上的 43 人都是保证上华附高中的,这是为了让你能够毫无后顾之忧地参加初中竞赛。我是考上了高中奥校的,所以我不需要享受这一待遇。我知道这件事情是 bullshit,因为这 3 人中有人没考上,但老师还是直接把他当作保证上华附高中的处理了。

我们班初中实际人数 58,这和上述 43 相差 15 人。这 15 人是从华附新生入学的分班考试中选出来的,他们不享受上述待遇,所以考不上高中奥校就有考不回华附的风险。当年华附的一个高中保送名额就给了我们班一位没考上高中奥校但学习很好的同学,以保证他能留在华附。

只要能留在华附,就算没考回奥校也是可以要求回奥校,这事情可商量余地很大。背后的理论是,初中竞赛培训资源投入这么大,高中因为你没考上就不继续的话沉没成本很大。只要你愿意冒这个险,高中可以继续把竞赛培训资源投入在你身上。(冒险是指竞赛最终拿不到保送时才回来准备高考的话,你的高考备考进度比正常人落后。)

我们班就有人选择了不回来奥校,高中三年都在普通班度过。


奥校初中只关注数学竞赛,高中分为数理化三个特长组。我通过化学考回奥校高中,进的自然是化学组。但过了一年后我就发现我其实不是那么喜欢化学,因为理论不够 unified。我不想转组,我想退组,因为我想搞计算机竞赛,数学和物理都不如计算机吸引,但计算机组不存在。

退组往往意味着放弃竞赛转攻高考。通常高三开学知道竞赛保送无望的人就会选择退组,以保证有充足的时间准备高考。我提出退组,班主任说不行,要退就只能转去普通班。显然我不想转去普通班,我能猜到他这样做的理由,所以我就让他两害选其轻。

要么我退组,作为全班第一人主动放弃数理化竞赛,承认自己在数理化竞赛上无望保送,使班上其他人意志动摇,可能引起更多人退组。要么我不退组,所有化学特长课旷课,造成更坏的影响。班主任显然知道该怎么选啊,所以结果就是我退组了,然后公开宣布我退组是为了专心搞计算机竞赛,没有人动摇跟风退组。

然后我高二就通过计算机竞赛拿到保送资格了,没有人因为退组的事情回来烦我。(当年只要是华附的学生,拿到保送资格的话中山大学都乐意收,所以不用担心没有学校要。其它中学就不一定了。)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Rocky Mountain 三日游

8 月份去了一趟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这个国家公园距离 Denver 不算远,但也不至于近到能住在 Denver。由于公园内部不提共任何的住宿,所以只能在两个出口小镇住,分别是东面的 Estes Park 和南面的 Grand Lake。考虑到 Estes Park 更加靠近其它规模稍大的城市,例如号称 Colorado 硅谷的 Boulder,所以这次住在了 Estes Park。

从 Denver 机场开车到 Estes Park 需要一个半小时,我们开到之后接近中午,先去酒店 Rocky Mountain Park Inn 放下行李,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感觉 Estes Park 的 downtown 实在是小,最繁华的地方也就是一个 plaza,周边都是各种州级公路以及遍布公路两侧的酒店。

下午我们开进公园,第一天选择先去 Bear Lake 方向玩玩。本质上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就只有一条主干道,从 Estes Park 进去从 Grand Lake 出来,绝大多数的景点都在 Trail Ridge Road 这条主干道两侧。这条主干道在某些路段有与之平行的分支,唯一远离主干道并且不再汇合到主干道的分支就是 Bear Lake Road。考虑到第一天只剩下半天了,而 Bear Lake Road 从 Estes Park 入口进去后就和主干道分离了,所以先用半天把它玩完,之后两天就不用再走这条路了。

开进公园的时候就看到告示说,靠近 Bear Lake 的几个景点的停车场都停满了,叫大家不要再开车进去,建议在更外面的景点停车场停车然后搭免费大巴进去。我们决定先进去碰碰运气,停不了车再出来换大巴,结果还真找到停车位了。虽然景点名字叫做 Bear Lake,但其实这里有好几个湖,愿意走的话可以走挺远的。我们绕着 Bear Lake 走了一圈,再往下一个湖走了 30 分钟,就发现走不动了。既然第二个湖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好看,我们拍拍照就往回走了。因为 Bear Lake 海拔 2880 米,所以停停走走一个小时,感觉已经好像跑完 1000 米一样。

IMG_4488

IMG_4461 IMG_4483 IMG_4491 IMG_4492 IMG_4497

从 Bear Lake 出来,我们就沿路返回,然后看还有哪些景点值得一玩的。这条路上有另外一个有深度的分支,是去 Cub Lake 的。既然之后就不会再开进来这条路了,我们决定开进去看看。到了 trailhead 后发现 trail 是在高原上的,要走很远才能见到湖,但在见到湖之前看看高原大片的草地也非常好看。

IMG_4522

IMG_4559

IMG_4565

IMG_4536 IMG_4539 IMG_4546 IMG_4553 IMG_4556 IMG_4562 IMG_4571

我们最终并没有走到湖,因为湖我们已经见过了,并不抱有什么特别的期望,此外我们也不希望在日落前走太远。这里更加适合拍河流和公穿过过的大草原。说实在的,草原和树林特别难拍好。尽管肉眼看过去细节非常漂亮,但相机拍出来就是一片脏脏的绿色一点美感都没有。草原拍完后已经过 5 点了,我们最后想去的一个景点是 Moraine Park Discovery Center,但去到已经关门了,之后离开公园找晚餐去。Estes Park 的餐馆不多,晚上还是随便找了一家,既然中午吃了越南粉晚上就吃泰国菜吧。

第二天进公园就要正式玩主干道了。昨天是从 Beaver Meadows Visitor Center 的入口进去的,所以今天选择了从平行的 Fall River Visitor Center 入口进去,为了盖章必须把每一个 visitor center 都去一遍。进去后我们在 Sheep Lakes 短暂停留了一下,然后往里面开到 Alluvial Fan。这个地方其实是一个泥石流冲积扇,大片的石头底下还能隐约看到当年的 trail,连曾经的小桥也被淹没了。(当然公路是重修了,所以汽车能开过去。)

IMG_4595

IMG_4586 IMG_4596

离开 Alluvial Fan 后,我们想顺着 Old Fall River Road 开上山。这是一条跟主干道 Trail Ridge Road 平行的路,只在夏季开放且单行上山。我们想着从这里上到山顶再走主干道下山,这样就不用走重复的路了。结果 ranger 在我们快要开进去前跑出来把路给封了,我们只好掉头回去走主干道。

在主干道上我们停了一下 Many Parks Curve。这是一个可以远远眺望之前 Sheep Lakes 和 Alluvial Fan 的地方。可惜我没有长焦镜头,所以拍不到。下一个景点是 Rainbow Curve,看起来差不多所以没有停。到 Forest Canyon 海拔就已经很高了,走下来觉得有点冷,拍完对面的雪山就可以闪人了。

IMG_4608

IMG_4621

IMG_4624

IMG_4603 IMG_4607 IMG_4613

随后经过 Rock Cut。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可惜不能停下来拍照。这里原本是山壁上的一块大石头,但因为盘山公路要从中间过,所以请工人小心把它凿开。汽车从中间开过去,但两侧的石头都高过车顶,感觉就好像从石头构筑的大门中间开过去一样。过了 Rock Cut 就是 Tundra Communities Trailhead。所谓的 communities 并不是说这里有人居住,只是说这里冻原(tundra)动植物多样性好,它们组成了一个品种繁多的社区。

走这条 trail 可就真的超级冻了,寒风直接吹脸上,hoodie 的帽子必须戴上。介绍说地面风速比较低,而随着高度增加风速也急速增加,所以植物都长不高。我试着蹲下来,感觉确实好一些哦,没有被吹得那么冷。小动物都生存在石头缝里,这样可以避免被寒风直接吹到。可惜我体积太大了,不能尝试钻到缝里。

IMG_4640

IMG_4627 IMG_4628 IMG_4631 IMG_4636

走到尽头后是一块一层楼高的大石头,上面有个标记说「恭喜你爬到最高点啦」,爬上去后发现风速比地面要高得多,立即被吹得流鼻涕了,再加上踩在凹凹凸凸的石头上,感觉不用手扶着石头就可能站不稳被吹下去。赶紧拍完照然后闪人。

IMG_4647

下一个景点是 Lava Cliffs,看的是一大片岩浆岩形成的黑色峭壁,可惜由于施工停车场封闭,没办法下来拍照。而且施工还导致双方向两车道的主干道被压缩为一车道,两个方向轮流放行,不等个 30 分钟都过不去。过去后就是 Alpine Visitor Center 了。由于施工的原因,想要离开停车场下山的车被堵在停车场里面了,要等到下山方向放行时才能离开,这导致上山方向的车进了停车场都找不到停车位。单行上山的 Old Fall River Road 也汇合到这个停车场,估计就是这个原因才把路封了的吧——停车场挤满后 Old Fall River Road 的车进不来,因此会被堵在陡峭的山路上,这显然比堵在主干道上要危险多了。

我们在 Alpine Visitor Center 吃了点东西,看看表已经下午了,剩下一半的路程就留给明天吧,反正明天还有一整天。当然这其实是个借口,主要是我们想去看 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了,于是决定提前回到 Estes Park 找个电影院看电影。回到 Estes Park 已经 5 点多了,这里只有一个小电影院,里面只有 3 个厅,只有一个放 Mission Impossible,不过时间刚刚好,我们进去后就开场了。

晚餐决定找一家好一点的西餐吃,昨天吃了两餐不伦不类的亚洲菜,觉得有点失望了。不过也是的,在美国西部大山里找什么亚洲菜吃啊,还是当地有什么好吃的就吃什么吧。我们去了 Twin Owls Steakhouse,这其实是一家旅店附属的西餐厅。既然要吃当地特色,我就点了麋鹿(elk)肉。三块圆圆的麋鹿肉上来,我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吸引。肉质有点像已经炖烂了的羊肉,吃起来没有什么香味,早知道还是要牛扒好了。

最后一天懒洋洋地等到差不多中午才出发,一路开到 Grand Lake 附近的 Kawuneechee Visitors Center,然后再往回开。其实 Grand Lake 很对不起它的名字,因为这个湖一点也不大,不知道凭什么它能叫做 Grand Lake。我们来的目的只是盖章,盖完章就走人。一路上的景色很好看,近处是草原远处是山林,层次分明。可惜相机拍不出来,所以干脆不拍了。在这一段路里我们真正想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 Colorado River 源头。

IMG_4652

没错,这照片里小桥底下的就是 Colorado River。这可是为 Colorado、Utah、Nevada 和 California 提供净水的河流啊,连 Las Vegas 也要靠它中段的 Lake Mead 取水才能存活呢。可惜在上游就这个样子,根本不壮观。失望之下,我们选择了离开公园,回到 Estes Park 休息然后吃完饭。总体上来说,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的景色还算可以,不是那种哪里都能看到的风景,但也不至于壮观到非要亲自来看不可。

晚餐还是吃西餐,选择了另外一家旅店的附属西餐厅,叫做 The Rock Inn Mountain Tavern。我很保守地叫了牛扒,此外还叫了 Foursquare 上超级多人推荐的培根卷红枣。培根卷金针菇见得多了,但培根卷新鲜红枣还是第一次见,红枣里面还加了一些蒜茸,真的是超级好吃。推荐来 Estes Park 的人试一试。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的行程到此为止,我们在 Estes Park 再住了一个晚上,然后开车去机场飞回家。我很喜欢这样天数充足的行程,不需要一个景点接一个景点地着急往下赶,走到哪里走不动了可以选择返回,不用担心时间不够看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