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华南师大附中(Part 3)

今天来说一些比较搞笑的事情。


话说我们班的某些同学很关注其它班甚至其它年级的美女,于是就发展出「𥄫女」这项活动来。(「𥄫」字的意思跟「glance」和「take a quick look」差不多。)热衷于这项活动的同学每天闲聊的时候都会提及什么时候又看到哪位美女在哪里干什么,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唯一标识任何一位美女。

大家都是搞过数学竞赛的人,都了解「点 A」和「直线 AB」这样的命名系统,所以对美女的编号自然从 A 开始。使用编号而非真名的另外一个好处是避免其它人听到我们在说谁。当有人说「今天又看到 B 参加田径队训练」时,外人都不知道 B 指代的是谁。

这套系统真正搞笑的地方在于对 prime 的使用。大家都知道「三角形 A′B′C′ 和三角形 ABC 全等」这样的用法,所以当一个看起来像 A 的美女出现时,她就会自动获得 A′ 这个编号。不要以为外貌相似的人很罕见,double prime 有时候也会被用上。


我们班大概有一半人是会说广东话的,这是因为我们班从初中开始就是全省招生的。(其实不是整个广东都说广东话的。)除去普通话和广东话,还有部分同学会说潮汕话、客家话甚至是雷州话。所以用什么语言视乎跟谁说话。一开始大家说什么语言就是什么语言,但很快就有人不满足,想要把一种语言强行直译为另一种语言。

众所周知学习一门新的语言从粗口开始,所以第一个强行直译的需求是「『屌你老母』用雷州话怎么说」。雷州的同学们一开始说「雷州话骂人不会这样说的」,但有人就是十分坚持要这样翻译,「你就告诉我『屌』、『你』、『妈』这三个字在雷州话对应怎么说吧」,从此这句粗口就有了雷州话版本。无论是对着老师还是对着其它班的同学,当想要骂人又不想被别人听懂时就用雷州话骂,因为懂雷州话的人确实非常少。(雷州话不像潮汕话这样属于一个巨大的语系,不存在相似的语言能互相听懂。如果是潮汕话的话,就会和闽南语、台语相通,互相能够听懂。)

接下来当然是强行把广东话翻译为普通话了,而且范围远超过粗口。基本上无论什么能够用广东话说的,都逐字翻译为普通话说。没错,就是明知道普通话应该对应换成另一个词的但偏偏用原字,只是把读音换成普通话读音。于是同学之间开始互相问候「nǐ jīn rì shí zuǒ wèi a」(你今日食咗未啊)。

随后这必然扩散到英语,把「you got it」翻译为「你得到了它」算是低级的。自从有人发现「操场」能够被翻译为「fuck ground」,大家就想方设法用操场造句,于是就有了「let’s go to the fuck ground and do morning fuck(去操场做早操吧)」。

系列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