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Death Valley 四日露营 (Part 2)

前两天的行程请看 Part 1

12/24

由于前一天晚上下了决心一定要 4:00 起来看星星,然后开车上 Dantes View 看日出,所以闹钟响后就很齐心地起床了。4:30 开车到 Zabriskie Point,然后看头顶上的星星认星座。在月亮下山后,能够看到的星星果然更多啊,不过除了能看出不同的亮度和不同的颜色以外,我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接下来开车上 Dantes View 的山顶看日出。上到山顶感觉超级冷,拍几张照片就要把手放回衣服口袋里。其实日出只能在太阳真正升起来前对着太阳方向拍几张,只要太阳有一点点出来了就不能拍了,能拍的就是反方向刚刚被阳光照射到的山脉了。除了山脉,还有两个山脉之间的峡谷,包括我们下山后要去的 Bad Water。

Untitled

山顶的景点介绍有说 Death Valley 的地貌来源。两座平行的山脉是由于地壳运动造成的,中间峡谷低于海平面近 300 ft 本来是应该成为湖泊的,结果因为山脉挡住了海洋湿润空气导致缺乏降水,同时气温又足够高,结果山上流下来的水最终都被蒸干了,只留下了一篇盐田,也就是 Bad Water 白茫茫一片的地区。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从 Dantes View 下来到 Bad Water 上晒太阳,因为山顶上实在是太冷了,所以必须到有阳光的地方晒一晒。Bad Water 这个名字很奇怪,官方的解释是估计曾经有一个地图测绘者经过这个地方,他看到有水就想喝,但不知道这是一个快要完全蒸干的盐田,结果尝了一口发现水是苦的,就在地图上留下了「bad water」的标注。尽管 Bad Water 整体上是个晒干的盐田,但在公路旁边的角落里却总是有一块片是有水的,估计因为这一个区域总是在山脉的阴影之下吧,所以地图测绘者才尝到了苦水。

Untitled

离开 Bad Water 后,我开了一小段碎石路进去旁边的 Devil’s Golf Course 。同样是盐田,Bad Water 的地面相对平整,而 Devil’s Golf Course 却凹凸不平。再往前开就是 Artists Palette 了。这是一段单行观光峡谷,由于两侧大石块颜色斑斓而得名。在这条观光路线上,我们最喜欢的部分应该是路牌写着 DIP 的地方了,不踩刹车的话就好像过山车一样(其实我的脚还是放在刹车上的)。

Untitled

早上的最后一个景点是 Golden Canyon,这是一条 hiking trail。我们开头想要在一个小时内完成往返的,这样能够准时在正午前回到 campsite 收拾东西(campsite 跟酒店一样正午 check out),结果走进去后就感觉不走到尽头不罢休,于是走了两个小时才出来。所谓的尽头就是 Red Cathedral,一条长长的红色悬崖,悬崖上方大概就是 Zabriskie Point 吧。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中午回 campsite 收拾帐篷和炊具,发现 ranger 其实不是很介意我们晚来,而且也没有新的游客要来赶着入驻。回顾一下早上如此丰富的行程,才发现早起是多么的重要!如果不早起的话,相当于有半天的时间就被浪费掉了,而完整的一天时间其实可以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哦。

下午要准备离开了,离开前还去 Visitor Center 多拿了几份地图,保证每人手上有一份可以留念。我们想要在返程时看看之前错过了的 Darwin Fall,结果被 ranger 告知开车到那里后还要 hiking 一段才能看到瀑布,我们不可能在日落之前抵达,也就不可能看到什么。于是我们只好选择探索另外一条路径,去 Wildrose Canyon 看看。

车还是由我来开,路还是铺好的沥青路,就是山有点陡峭,只能用 low gear 放在 3 档开,保证上坡不会有问题,下坡不会超过 30 mph。这段路开起来还是挺刺激的,不会像碎石路那样颠簸,但在盘山时有不少急弯。快开到尽头的时候,沥青路消失了,变成了碎石路。继续往前开发现路上有积雪,大家都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往前走,然后说由开车的决定,于是我说绕过这个弯后看看。绕过去之后发现路边有两辆空车,那至少证明是有人来过的,人去哪里就不知道了。继续往前开看到有人穿着短裤在雪地上跑步,他告诉我们前面很快就到尽头所以我就决定继续开到底。

原来所谓的尽头就是 Charcoal Kilns,一个一百多年前用来烧炭的窑。话说这座山脉很有意思,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一侧是西侧,有乔木有降雪,因为这一侧面朝太平洋(实际上离太平洋有几百英里)。早上我们在山脉的另外一侧,也就是 Bad Water,由于山脉把湿润的空气都挡住了,结果形成了 Death Valley。这个 Charcoal Kilns 就建在山脉的西侧,砍伐这边的树木烧成煤炭,然后运往山脉的东侧用来冶炼金属。

Untitled

我们看到 Charcoal Kilns 时,就有人说要下车在雪地上走过去。我就把车停下来让他们下车,然后想把车开过去再掉头。结果发现车一停下来就没办法继续往前开了,雪地加轻微的坡度足以打滑,于是只好倒车掉头靠边停。考虑到这个地方都积雪了,开过去也不知道哪里是停车位,停路边也不会影响到别人(因为根本没有「别人」),那就先停在路边吧。

Untitled

下山时,我们没有选择原路返回,而是走了 Wildrose Canyon 这条烂路。这又是我最享受的部分了,弯弯区区的沥青路,沥青已经一块块地烂掉,留下地上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当然,享受的前提是我来开车,坐车的话可能比较晕。从山谷里绕出来后,又是大直路。限速 55 mph,我都不知道是否该把它叫做高速了。我开了一个小时左右,由于黄昏光线比较暗,眼睛一直要睁大才能看清楚,最后眼睛受不了了就只能靠边换人。

随后我们开车到洛杉矶附近的 Arcadia 吃了一餐鼎泰丰,感觉还不错,就是要等位。比较搞笑的是,鼎泰豐的新店和老店很近,估计很多人都同时在两边拿号等位,结果是两边都会叫一些空号。考虑到鼎泰丰支持短信叫号,拿号后可以回车上等,哪边先有位就开去哪边停,感觉还是挺方便的。饭后本来还想去 Half & Half 吃甜品的,去到发现关门了,只好回酒店休息。

我们选择了住 Oxnard 的 Best Western Plus,原因是靠近海边,第二天上 CA–1 方便。两天没洗澡,终于有机会洗澡咯!不管住什么酒店,能够洗个热水澡我就很开心了。比较搞笑的是,我们几个人轮番打电话给前台,都没把 Wi-Fi 密码搞明白,最后不想再找前台了,于是拿出各自的设备来 tethering 上网。

晚上躺下后发现这一天特别充实,因为早上一早起来了,所以时间很够用,能够去很多地方。不过想想其实不能每天都如此,因为 4 点起床 1 点睡觉实际上只睡了 3 个小时,算上轮流开车能在车上睡时间也不够 8 个小时。

12/25

最后一天,我们计划是开 CA–1 回家的,结果起床自然不可能早,加上在酒店烧水煮面,出门时已经没掉了小半天。由于不是所有人都吃了面,开车上路时就开始觉得有点饿(包括我在内),于是想找 In-N-Out 吃个汉堡,绕了两家 In-N-Out 都没开门。圣诞节果然所有人都放假了,想找吃的都不容易。于是我继续往前开,大家在车上上网搜索有什么好吃的,最后决定去 Santa Barbara 的 State Street,看看那条街上哪家开门有好吃的就吃哪家。

Untitled

开到 Santa Barbara 时已经下午 1 点了,在纠结了一段时间后终于选择在 Santa Barbara Brewing Company 坐下来吃 brunch。有朋友选择了 beer sample tasting,我因为要继续开车所以就不尝了,只是闻了一下不同酒的不同香味有什么区别而已。吃完 brunch 就 2 点了,继续赶路。由于 US–101 不靠海,所以我们想尽快开到 CA–1 和 US–101 分离并且靠海的路段看海。

快到海边时,我们找了个尚且营业的 Starbucks 买咖啡上洗手间,然后换人接着开。我第一次长时间坐这辆 GMC Acadia 的后排,发现跟坐飞机经济舱一样累。等我们赶到海边之后,发现很快就要日落了,之后要在 CA–1 上开夜路,于是决定只在海边拍日落,然后返回 US–101 继续开。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最后该来的风雨还是来了,走在 US–101 上一直在下雨,顺便也把我们这俩脏脏的车冲刷干净了。回到湾区吃了个饭,就各自回家了。唯一的小意外就是我们想提前还车但发现租车给我们的那一家 Enterprise 停车场锁门了。看来圣诞节真的该避免跟任何商业打交道。最后我们跑去附近酒店的另一家 Enterprise 还车了,幸好没有收我们额外的异地还车费用。

小结

旅行费用人均 $400,个人的露营用品投资则是额外的 $350,感觉还是挺划算的,比去一趟 Las Vegas 要省钱。很开心的是这次露营做了很多过去没做过的事情,包括在野外搭帐篷睡睡袋(上一次睡睡袋是北京暴雨那晚的豌豆荚 Hack Day),包括清晨起来看星星和看日出,还包括开车走碎石路走雪地。同时,因为是跟一班有 camping 经验的朋友一起去,所以要烦恼的问题少很多,旅途也不算辛苦。

如果大家有兴趣参考我们的路线的话,可以看这份 Google Maps 路线图。这是我第一次去露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次,只能期待下一次的长周末了。

Death Valley 四日露营 (Part 1)

之前一直没想好圣诞节的 4 天假期做什么好,曾经想过要去 Las Vegas 不过后来看看往返机票要 $400 又放弃了。后来有 3 个朋友说不如去 Death Valley 吧,就决定参与讨论。因为我从来没去过 camping,所以不知道会不会很辛苦,也不知道该担心些什么。在帐篷和睡袋里睡两三个晚上会不会很不舒服?很可能没有机会洗澡哦?Death Valley 的生存环境是不是真的很糟糕?我统统都不知道,只好翻开 Lonely Planet 看看。朋友说我们去的是 car camping 而非 backpacking,所以要什么就带上车好了,不会缺乏物资,不需要负重步行,所以不会很辛苦的。于是我就决定参与一下,挑战一下自己的 comfort zone。(既然都跑来美国了,当然要去做一些自己原本不太愿意做的事情。)

由于朋友比较有 camping 经验,所以公共的帐篷和炊具由他们负责,我只要考虑自己的需求。我在 REI 买了一个 10°F(差不多 –12°C)的睡袋,意思是在 10°F 时仍然能够让人舒服睡觉,考虑到 Death Valley 现在还不会低于 0°C,感觉足够了。然后我还买了自充气的床垫和枕头,还有野外用的杯子和碗碟,总共投资约 $350。(其实我还想买一双 $130 的鞋用于 hiking 的,不过店里有的唯一一双有点问题,决定下次去 hiking 前再买。)

12/21

星期五下班后先吃饭,然后把租来的 GMC Acadia 开上 I–5 往南。我们大概花了 4 个小时抵达 Bakersfield,在 Hilton 住下来后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12/22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由于有朋友建议去看 Isabella Lake,所以我们没有走好走的 CA–58 和 CA–14,而选择了走 CA–178 穿越山谷。其实这段路比较难开,要上山后走一段高原再下山,不过我们就是为求风景好而选择这样走。随后我们走 CA–395 和 CA–190 进入 Death Valley 国家公园(免不了在入口处拍照留念),经过老的区域中心 Stovepipe Wells,最后抵达新的区域中心 Furnace Creek。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在 Furnace Creek 注册好 campsite 后,已经差不多到日落时间了。我们想要上山顶看日落,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在附近转了一下就开始生火搭帐篷了。由于我们带了小罐的液化石油气,晚餐就不依赖于柴火了,炉打着就开始煮水准备打火锅。有 4 个人的好处就是,可以分成两组同时搭帐篷和煮面。天黑了就用头灯,看清楚自己面前要操作的工具还是不成问题的。

Untitled

我们的晚餐吃了好几个小时。由于第一次再 Death Valley 野外过夜,我也不知道要穿多少衣服合适,所以衣服一件一件地往上加,最后连羽绒服都穿上了还是觉得手脚有点冷,只好靠着烧柴来取暖。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我只好选择睡觉去,因为睡袋是我最保暖的装备。事实证明,我的睡袋确实是超级暖,整个晚上都没有感觉到冷的。睡袋的空间还可以,不会觉得特别挤,就是原地转身有点麻烦。

12/23

尽管前一天由于没看成日落而说好要 5:30 起床开车上 Dantes View 看日出的,但没有一个人能在日出前起来,所有闹钟都在响过后被按灭了。早上 9:00 起来,烧水冲热可可,还有人要做越南手冲咖啡,结果吃完早餐出发就已经没掉小半天了。

正式的景点观光由 Mesquite Flat Sand Dunes 开始。所谓 Sand Dunes 就真的是起起伏伏的沙丘,除此之外没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估计要长时间观察沙丘随风移动才有意义。接下来为了准备进入 The Racetrack 而必须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加满油。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

实际上 The Racetrack 离 Stovepipe Well 的直线距离不远,连 30 mi 都不到,不过由于中间隔着山脉,所以必须走到山脉的尽头再绕回来,结果要走差不多 75 mi,中间还包括 25 mi 碎石路。我来 Death Valley 的首要动机是开一段碎石路,而且是要拿租来上足保险的车开(当然不能拿自己的新车做这种事情),所以在完全不知道 The Racetrack 有什么看的情况下我也觉得很兴奋。

Untitled

朋友把前面 50 mi 的平原大直路开完后,就把车交给我开碎石路。我觉得这挺好玩的,道路弯弯区区的必须控制好速度,还要注意躲开路上的大石头,完全不像走 I–5 那样无聊得受不了(虽然我自己没开过 I–5,但别人开 I–5 时我总想睡觉)。由于碎石路不够两车道宽,所以遇到反方向有车来就要把车开上右侧斜着的路肩上避让。路上遇到的司机素质都很好,反方向车如果他那一侧有 turnout 则会停在那里让我们先过,避免双方都要侧着车走上路肩;同方向车如果觉得自己开得不够快,就会在下一个 turnout 靠边让我们超车。

尽管碎石路只有 25 mi,但我开了一个小时才走完,在高原大直路上一个小时都能走完 50 mi 了。到了 The Racetrack 后,看了景点介绍我才知道名字的来由。这是一个已经被蒸干的湖泊,现在就只剩下龟裂的湖底和中央的小岛了。之所以叫做 racetrack,是因为湖底上有一些像是在「竞速」的石头——没有人知道这些石头到底有没有动过,也没有人知道是什么让它们动起来,但石头后面的总会有长长的划痕让人感觉石头是动过的。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从 The Racetrack 返回全程都是我开的,中间路过了 Ubehebe Crater 并且下车拍了几张照。开头以为这么大一个坑肯定是陨石坑,结果看了景点介绍才知道是火山坑。简单来说,如果把水迅速混入岩浆的话,水就会立即变成蒸汽并且膨胀,然后爆炸就会导致大坑。虽然有小路能够走到大坑中间凹下去的底部,并且走下去也不难,不过考虑到走回来会很吃力所以我们还是没有走下去。

Untitled

由于我们错过了日出,自然想去看日落。尽管我已经尽量开快一点,不过还是不可能在日落之前赶到 Dantes View,只能开到 Zabriskie Point 看看。由于太阳大半都被山挡住了,我的 iPhone 5 也拍不出什么来,只好不拍。

晚上回 campsite,发现新买的柴点不着,幸好隔壁的人拿过来一些他们劈好的柴给我们烧。我们怀疑这次买到的柴都是湿的,因为烤了一个晚上都没点着。晚餐还是一样的晚餐,唯一不同的是找到了可以用柴来烧烤的食物——香肠,于是我们就玩了一会儿明火烤香肠。

Untitled

Untitled

睡觉之前我们还看了一会儿星星,有朋友很专业地教大家认星座,尽管我认了也记不住,不过还是觉得很好看,同时也意识到其实月亮真的是很亮的!可能因为几乎没有人造光源(除了背后将要灭掉的柴火),所以能够看到月光照在树上投射到地上的影子。不是在野外的话,估计不会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人造光源投射出来的影子够多了。

后两天的行程请看 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