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星期二

GMP Party EP2

Geeky meets Pretty的第2场大party终于来了(平时的小聚会不计算场次)。自从我在网志年会上见识到了Punch Party后,我就一直想在GMP内搞这样一个活动,在小组内进行过若干讨论后我们最终决定要搞一个2008年年度“大”party,形式当然就是Punch Party了。

这次party,要感谢Chloe和Piggest帮忙组织,是她们帮忙确定了整个活动的rundown和预订到了场地(奇遇花园)。然后要感谢所有的speakers,是他们带来了如此丰富的speech:

Jinghua和Chloe的session做成了series,让大家非常期待下一个episode。其中Jinghua说到清华校园不适合搭讪美女时,方军立即表示反对并解释了清华哪里适合寻找美女。Leo因为是在看过广州Punch Party的视频后做的准备,所以他的session风格也更接近之前广州Punch Party的,据说他之前按照7分钟的时间安排排练了好几次哦。龚纹的星座解释好复杂哦,听着听着就让我感觉在上高中的政治课,可惜现场没有人主动出来让龚纹做一下分析,否则会好玩很多。

作为一个party,少不了的当然是回答问题抢奖品的环节,我的geeky问题加上Chloe的fashion问题还有龚纹的星座问题,确保了大家不仅仅要有实力还要有运气才能拿到奖品。对我来说,最好玩的就是问Office 2007下一版本号的问题了,竟然那么多人不知道Office 13这个版本号被跳过了。

这次的party虽然并没有Carol组织的Punch Party那么紧凑和快节奏,不过我觉得作为第一次已经做得不错了,相对来说不够2.0(主要是单向交流,听众互动少),而且也没有sponsor。方军建议我们可以和Beijing Open Party合作,做成他们的一个track,因为我们在某些方面正好和他们互补哦——他们缺少美女,而我们性别比例极力保持在1:1;他们缺乏非技术话题因而显得范围比较窄,而我们追求多样性有各式各样的话题;我们没有sponsor所以要收场地费用,而他们拥有不少的sponsor;我们还没有固定的流程,而他们已经有相当的活动经验。

anyway,接下来我们GMP也要建立一个对外发布信息及接受投票和留言的blog,然后逐步把GMP Party的筹办过程流程化,让GMP Party成为一个相对稳定的活动。

2008年12月12日星期五

假如你愿意以原版或影印版价格购买翻译书籍的话

这篇文章是接着Tony Qu的《批“觉得有必要记一下的东西——关于翻译”一文》写的,就讨论一个问题——你原意以原版或影印版的价格购买翻译书籍吗?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这源自Tony Qu批判的原文中的一句话:
很多国内程序员看书就只看英文原版,开发就只用原版VS,就是这个原因。


我承认,在英语能力相当的程序员当中,这句话说的是事实。能够看原版书的尽量看原版书,不仅仅因为看起来舒服,更因为容易在P2P网络上找到OCR后完美排版的PDF(甚至是官方PDF)。但这部分人当中,又有多少是真真正正是去买原版书的(原价格按汇率算),或者至少去买影印版的(价格是翻译版的一倍以上,原版的一半以下)?我想就很少了,我仅仅知道Jeffrey Zhao会从国外买二手原版书。很老实说,假如读者原意为翻译版支付引进版的价格,那么翻译版能够做得比现在的要好得多。但有多少人是连翻译版的价格也不愿意支付的,宁愿上网找极度难看的未OCR扫描版?此时,结论已经很明确,翻译版质量差不完全是出版社或者译者的问题,是经济利益驱使,这有电影工业与唱片工业在大陆的做法为证!

虽然现在DVD的分区对购买者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但当初就把大陆分作一个6区是有理由的。话说刚刚有DVD的时候,大陆的DVD市场跟国际市场同一个运作方法,电影上映后至少3个月才发行DVD,以免影响票房。但DVD就是卖不出去,不仅仅是因为太贵,还因为国内的购买者不愿意等那3个月,当然也不愿意买票进电影院看。他们买什么?买盗版DVD。因为DVD必须有正版片源出来后,才可能有正版片源的盗版DVD,所以3个月未到,所有的盗版都只可能是枪版DVD。然而大陆消费者就是不在乎画质和音质,他们就是想以最低的价格抢先看到电影,看完就算。当这种需求被中国电影工业从业人员知道以后,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发展出来了,以满足这部分消费者的需求——大陆的引进版DVD的发行和电影的上映几乎同步进行,价格仅仅比盗版略高,并且最重要的是,人为地把画质和音质降低到枪版的水平。就这样,电影工业能够在大陆盗版市场上分到一杯羹,我的意思是他们算是卖官方枪版的了,同时也不影响他们的国际市场价格——即使存在购买渠道,港台消费者也不会接受这样廉价的劣质DVD,仍然会等上映3个月后买原版DVD。

唱片工业做的事情是类似的,大陆所谓的引进版虽然价格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但音质是经过人为降低的。这就是价格歧视,因为大陆消费者只愿意支付一个更低的价格,也只需要购买质量更低的商品,所以供应商就可以把这划分为一个独立的价格歧视区域市场。我不知道图书行业是否存在这样人为控制的“阴谋”,但只要大陆消费者的需求还是这样的“另类”,价格歧视原则就会一直适用,这样的事情就会无意识的继续存在,以远低于影印版价格售卖的翻译版质量就肯定还是那么低。对了,顺带说一句,港台翻译版的价格是和大陆影印版差不多的。

总结一下,我也是译者,翻译工作低廉的价格以及编辑工作的效率低下Tony Qu说过我就不再说了。如果大陆翻译版最终按照港台翻译版的价格去销售也能获得同样的销量的话,我相信译者可能愿意为这份价钱做全职的翻译工作,我相信出版社愿意聘请更多专业编辑并且合理安排他们的工作量。

P.S.如果要认真学习和研究中国的传统语言文化,我个人还是建议去台湾。

2008年12月7日星期日

SD2C 2008

这几天参加了SD2C,也就是“软件开发2.0技术大会”。规矩当然是照旧的,social第一,session第二。

Day 1

第一天想着12:00开始签到,于是慢吞吞地准备出发,去到九华山庄已经是11:00。这是我第一次在没有车接送的前提下一个人跑来九华山庄,路上浪费了不少时间。签到后开始乱逛,然后陆续找到了公司不同部门来的同事,发现大家都没吃午餐。虽然我自己从McDonald's带了一个汉堡来,不过还是跟大家一起打车到小汤山街口的镇上吃饭。吃完饭就13:00了,应该开场了,可是打车回九华山庄实在太难,最后无奈打了黑车回去。我个人认为,把开场放在13:00但又不提供午餐是十分不体贴的。在市区的话也就算了,在九华山庄这样一个三流装一流的地方,选择不多又不怎么好吃的自助餐竟然要¥68一位,方便面也要¥20一盒,不提供午餐这样的做法实在是不人道。

下午的议程看起来全是keynote级别,听过后才发现那完全是赞助商专场——逐个赞助商轮流上去宣传自己的技术或者观点,而且还不提供任何课程反馈的机会,它讲得再烂我也不能表达一下我的不满。赞助商专场分为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的人都是来吹水的,就吹嘘自己公司的东西,泛泛而谈,听了也没什么收获;下半场讲的东西稍微实在一些,雷军和戴志康上来讲的话都很真诚,也很有感染力。总之,要是早知道第一天下午是赞助商专场的话,我就去WinHEC玩到15:00再过来好了,然后18:00吃饭,接着参加晚上的活动。这只能怪我参加会议的经验还是太少了,没有把这么明显的安排给看出来。

下午听了那么多个小时,最让我感到震撼观点来自于雷军。他在说他投资的UCWeb时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我们曾经都是互联网用户中的领头羊,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出来我们都先去尝试,然后慢慢普及到大众用户。但在移动互联网就不是这样,移动互联网的主要用户是那些比较少机会通过计算机接入互联网的人,例如学生、民工和军人。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每天使用计算机连接着互联网做开发的人,其实是不可能知道移动互联网的真实需求的,我们无法体会使用不到计算机接入互联网会使怎样的。过往我一直认为移动互联网用户就是高端移动用户和高端互联网用户的交集,现在我终于明白到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晚上去各个沙龙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只记得在“职业规划与成长论坛”上听到这样一句搞笑的话——“我们的HR自裁了,也就没有HR了”。晚会后有班车把我们送回到地铁站,然后回到家也就是23:00了。

Day 2

第二天早上9:00出发,去到就是11:00了。我觉得把第一个session放在9:00开始是很不合理的,九华山庄这么偏僻的地方外加不包住宿,谁原意那么早起床赶7:00从市区开出的班车啊,结果当然是大家都很晚才到啊。对于speaker来说,如果自己的session被放在早上,可能也会觉得大会不重视他的session,因为早上能赶来参加session的人就是少一些,这个大家都明白的。我去到时已经是11:00,然后去听了一下郭安定的课,中午和郭安定、老孟、莫依等MVP一起吃饭,还是挺好玩的。

从郭安定讲的内容来看,他很注重企业生态圈。也就是说,只要你能够帮助别人解决实际问题,赚钱的机会总是有的,但也没必要自己把什么都做了,也要留机会让别人帮你,赚你的钱。把这个道理传播出去,让更多人赚得到钱,让更多人受惠。这种思想我是十分认同的,如果帮助别人的同时又帮助了你自己,这有什么不好呢?

下午我去听了一下周爱民的JavaScript+Delphi+ErLang,语言层面的东西不用怎么在乎,他也没做很应用性的展示,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思想还是分层——只要实现了分层,层与层之间是针对接口设计的,那么随时换掉一个层都是可以的,只要接口保持不便,什么语言并不重要,不同层的需求不同实现语言自然也可以不同。另外还听了李建忠的.NET设计模式,讲的是一些老生常谈的内容,没什么非常特别的。其实讲什么技术并不重要,最重要是把那种思想说清楚,让听众都能领悟到,那就算是成功了。

晚上是CSDN专家沙龙,本来说是让各位专家说说对CSDN服务的不满与建议的,结果大家的自我介绍都拖得很长,介绍完也就完了,赠送给各位专家一人一本绝影签名的《疯狂的程序员》,然后就赶班车去了。其中最有趣的一幕,就是莫依问老孟说,“是什么让你多年坚持在论坛上帮助别人解答问题”,旁边的郭安定小小声说了两个字,“伟哥”。

Day 3

最后一天,依旧是9:00出发11:00到。原本计划去听听iPhone开发的,发现基础部分都讲完了,开始讲OpenGL的使用,我又完全听不懂,听了三分钟就睡着了。

下午听的是使用YSlow2.0优化网络性能,主要是了解一下YSlow2.0的新特性,也就是如何自己设计符合自身网络特性的网络性能评分规则。接着去听了Amazon运计算服务的架构分析介绍,确实比较介绍性,让你知道就是有那么多的服务在运行着,并且能为企业省钱,就这么简单。最后听的一个session是面向对象的JavaScript,这是作为当今JavaScript开发人员必须知道的基础知识啦,听他说一遍只是为了好玩。

SD2C结束后,马宁准备把我和莫依还是陈敏送到地铁站,最后大发慈悲把我们都送回家了,超级好人,在这里需要感谢一下。建议明年真的不要选择九华山庄这样的地方了,交通实在是不方便。

P.S.发现自己最近参加的会议不少啊,整个blog塞满了关于各个会议的文章,如China MVP Open Day 2008、TechED 2008 China、Chinese Blogger Conference 2008WinHEC 2008 China

2008年12月6日星期六

大陆技术书越来越台湾化了

这次SD2C我总共搬了4本书回家,2本买的2本送的。我发现现在大陆出版的技术书越来越台湾化了,也就是“更多搞笑,更少大道理”,而这正好符合我近期的读书倾向。

在CSDN专家沙龙上,每位专家都拿到了一本绝影的《疯狂的程序员》,听说是绝影自己经历的写照。虽然我还没仔细看,不过相信这本书会是本十分轻松的小说,这正是我喜欢的。之前看《梦断代码》也是足够轻松的,不过轻松背后也发人深思,让你不得不去思考很多软件工程和组织架构的问题。

在SD2C的签售会上,我还买了一本《悟透JavaScript》。我已经不需要看任何对JavaScript泛泛而谈的书,但我仍然买了这本书,就是想看看其娱乐性的一面,如果确实写得好,包括插图画得好,那也是十分值得我学习得。什么时候我也要在我的blog上加上专业插图,否则就太没有竞争力了。

另外我最近还买了一本《大话设计模式》,同样也是因为它搞笑的一面。虽然读起来会觉得某些剧情比较牵强,但至少这是一种写作风格,可能在大陆还不成熟,不过将来会被越来越多的作者采纳,自然会成熟起来。

总的来说,我现在也看纯技术书看得有点累了,况且很多东西看了不用等于没看,过一段时间还真变成没用的了。轻松娱乐的东西,至少保证了阅读的过程是愉快的,即使将来用不着,用得着也就算是赚了。

2008年12月3日星期三

WinHEC 2008 China

今天是WinHEC第一天。WinHEC就是Windows Hardware Engineering Conference,中文名是做Windows硬件工程大会。昨晚紫柔告诉我9:00到场签到就可以了,因为9:30正式开始,但我早上还是忍不住多睡了一会儿,所以10:00才到场。当时还是张亚勤的演讲,我进入主会场后迅速找到剩余的几个空位坐下来了。

张亚勤的演讲当然紧接着若干个demo,其中Surface的demo在MVP Open Day已经看过了,这次还是同一个人来做。还有那个health care的video,也是MVP Open Day上面放过的,看来这两个月没什么变化嘛。整体而言,张亚勤演讲后的中文demo都是做一些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没什么值得看的。

原本张亚勤的演讲只有1个小时,结果延长了很多,然后Dennis Flanagan才上来讲Windows 7。Windows 7的demo就非常有冲击力了,特别是device stage这样的特性。

在Windows 7里面,每个外设(包括网络外设)都有自己的图标,厂商可以设计一个和外设外观一样的图标,使得用户更容易在Windows 7中识别这一设备。例如你有黑白两个USB drive,都插入到电脑后,你会发现不知道哪个盘符是哪个USB drive的,要看看里面的内容才知道。在Windows 7里面,只要厂商制作了对应的图标,用户就能在图形界面上看到有区别的两个图片,也就可以在不了解何谓盘符的前提下正确操作这两个USB drive了。

此外,每一个外设都可以有自己的device stage,例如连接一部Zune后可以显示容量、电量,还可以显示为你推荐的MP3销售信息;又例如连接一部Nokia手机后可以显示有关的内部信息,以及Nokia网站上为这部手机推荐的新游戏。简单来说,硬件设备销售后不再是与硬件厂商脱离关系了,只要它连接到安装了Windows 7的PC,并且这台PC还连接着网络,硬件厂商就能得知这台设备的使用情况,并且为你推介更多的商品和服务,当然也可能包括免费的服务与技术支持。肯定有人会说这会导致隐私问题之类之类的,我相信最终Windows 7和硬件厂商会引入访问控制机制,让用户选择一台设备连接到Windows 7后是否允许相关信息通过网络传输,这个大家不用担心。

两个keynote结束后,就是抽奖环节。早上每一个人进来时都拍了一张照片用于抽奖,然后用这些照片拼成了一个巨大的奥运五环徽标,最终用Silverlight Deep Zoom来随机zoom in到某一个人的照片之上。这样的抽奖形式还是挺有创意的,不过有些照片实在太不清晰了,最后拿到了大奖的人到底是不是照片上的人,我们都不知道。

午餐是跟紫柔以及其它MVP一起吃的,紫柔带来了一个90后的实习生,是一个拿了国家奖学金去新加坡读高中的女生。她应该是紫柔的助手吧,不过我们说的东西她都听不懂,应该会觉得十分无聊。

随后,让我最不满的事情就发生了!今年的WinHEC和TechED一样,通过盖章来增加互动,总共有1200份Windows 7光盘和1000只2G USB drive可以通过盖全10个章后获得,并且日程表写着下午2:00开始换领的。但我们2:00回到会场发现今天的400只2G USB drive已经换领完毕了,虽然Windows 7光盘还是有的,但因为必须同时换领,所以也就相当于不能换领。既然日程表写着下午2:00开始就应该下午2:00开始啊,怎么能够提前开始发呢?!

下午的课程我们都没有去听,一群MVP聚在一起聊天。最有趣的一幕就是,竟然有人来主动搭讪那位90后女生。是不是非80后的人就分不清什么人是90后的呢?又或者是IT人士太闭塞了?反正我觉得90后的化妆和穿衣风格挺容易辨别的。我们分散地坐在媒体展示区的长沙发上,那个人直接无视我们问她还有没有盖章的那张纸。她说没有,那个人就问她是哪里的以及有没有名片。这时候作为大版主的紫柔自然冲出来说——我们都是微软中文技术论坛的!我相信那个人已经很无语了,但又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还是问我们有没有名片。紫柔就告诉他,你上微软中文论坛技术就知道啦。他估计还是不知道微软中文技术论坛是什么,不过很无奈地走了。真是难得见到有人如此直接搭讪的,而且还是在硬件工程大会上哦!

最后一个session解释时,会根据收回的反馈表抽奖,于是我们就找了一个讲用VHD(虚拟硬盘)引导启动的session去听听。最后提问阶段,有人问了能否引导启动一个装有Linux的VHD,speaker说VHD的技术都是开放的,虽然Microsoft没有实现的意向,但开源社区可以去做这样的事情。其实我有个问题,不过一直懒得问,那就是Microsoft能否和Apple合作,做一个Mac上从VHD引导启动的东东,那么将来我就可以在MacBook装Windows 7并且仅仅装到VHD里。

会议结束后,MVP在讨论是否组织一起吃饭,因为我约了人,要去拿张CF卡,所以就先走了。明天我要去参加SD2C,也就无法参加WinHEC了。

P.S.这篇文章不是因为MVP换取赠票而必须写的,而是因为换领礼品这件事实在搞得太不合理了,当时我就决定要写WinHEC的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