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8日星期六

Social Convenience

为什么学生会那群人整天去贝岗村吃饭和劈酒,而且还挺有“等级意识”的,一开始我也不懂,不过现在逐渐发觉确实social的成分很大,而且有时候必须为了social而social。

在中学的时候,你根本不需要所谓的Social Convenience(社交便利),因为你和你的同学天天见面,所有课都一齐上,一起吃饭,一起回宿舍,一起熄灯后讲话(因为宿舍没有电脑没有QQ)。这就好像在玩Sims时一样,如果你一直在social,该项需求一直都是在高度满足状态。当时有位美院的师兄面对我很不屑于CS的态度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大学里那么多人玩CS,这其中有一个因素就是平时同学之间交往的机会非常少,而CS正是少有的能够进行社交的一项活动。我当时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打CS好像娱乐成分远比社交成分要低。

但现在,我才发觉大学生之间真的是如此缺乏日常社交。这里面有很多原因,不过我认为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时间差,因为时间松动了,不再是中学那种所有人都一致的作息时间安排。可能你觉得这个时间段忙这个好,我觉得那个时间段忙那个好,而只有当两个人都是空闲的时间段才可能用于两个人之间的social,这就造成了:1.用于social的总时间减少,往往你得闲时别人不得闲,你想拉人和你一起去吃饭时别人忙于打机;social的对象难以固定,随机性大,今天可能只有A有时间和你一起去吃饭,明天可能只有B有时间和你一起去吃饭,你难以做到一群熟人总是有若干固定的时间在一起。

这个问题的出现,导致必须找时间一起social,就好像学生会那群人一样。一个人在宿舍很无聊的时候,你就会想找人陪你聊天什么的,至少陪你下楼走一趟吃点东西,不过A在打机、B在洗衣服、C在赶作业、D在洗澡……等你郁闷够了开始看电影了,可能E就来问你有没有兴趣陪他下楼买烧烤,然后你告诉他看完电影再去,于是轮到他郁闷。面对这样的问题,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合作”,也就是我们商量定一齐social,可能今晚你牺牲打机时间,明晚我牺牲做作业时间,但总算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但是,显而易见这样的social效率显然比较低,因为总有人有所牺牲,至少“觉得是牺牲了”。

其实“牺牲”这个问题说起来就很奇怪,在你受到严紧的作息时间限制时,大家有共同的Social时间,而且你不能选择把别的事情填充到这里(例如中午一起吃饭,因为你不能选择中午上课提前吃饭),所以你不会觉得是牺牲。但是在时间很灵活掌握的情况下,和严紧作息时间对比你会有better plan(例如你确实觉得中午上课更有学习效率),这时候你就会认为放弃better plan而去social是一种牺牲了。暂时来说,我找不到在时间过度灵活的情况下如何安排social,因为这不是个人时间安排,而是要看多个人的时间安排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