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日星期日

Google、SNS、Web2.0……这一切意味着专家继续创,但新平庸的人就不要创新了

我的论点只有一个:我们期望有效的控制信息爆炸,特别是通过网络来克服这个网络自身带来的问题时,最"有效"的办法自然是减少信息的创造。

Web farm? Who's farming? Human. Who's harvesting? Machine. Quite like the Matrix, doesn't it?

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我们每天在写Blog,上豆瓣列举自己所读所看所听并且还附上评论,还有在Groups上交流,我们到底贡献了多少,其中造成了多少­的成本和收益?或者说不应该用成本/收益计算方法,而有新的计量单位和计算方法?或许现在等着某一个在信息学领域提出一个伟大的计算公式,能够和马克思提出商品­交换的实质以及引申到资本主义剥削实质一样震撼。

反正在当前,没有任何公式可以利用,我们只是凭兴趣去贡献自己的信息,有时候至少保证贡献了感觉没有吃亏,例如上论坛赚精华贴然后升等级换取更多的好处。有些时­候,我们根本没办法判断贡献信息到底对自己是利是弊,对别人也会不会是弊大于利。这听起来很好笑,但是难道有人能够证明你贡献信息就不会对别人造成坏处吗?

Friendster起源于6度空间理论,也就是说世界上任何两个人之间只隔着6个人(以前Coo告诉我的是20个人),也就是任何人都必然在你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6次"朋友")的圈子之内,不过英文中采用Degree这个词表达经过了多少次"朋友"运算所以叫做6"度"空间。如果Friendster仅仅用在结交朋友的朋友,因为朋友的朋友更加容易成为朋友,那还算是一件好事,不过其应用也仅仅在于交友。如果Friendster,加上Google搜­索模式,那么理想的事情就是当我想办一件事的时候,我会考虑我需要什么人际关系,然后可以搜索,然后Google根据HumanRank排序提供结果给我看,我­通过它给出的"连接"联系上了排在搜索结果前几位的人,然后托其中一位帮我把事情完成了。

然后让我们回到贡献信息的例子,类似6度空间的理论,只要信息足够的多,计算机可以通过组合信息得出任何人类已知甚至人类未知的事情。这个如果在那个Googl­e在2014年垄断传媒界的例子里,会是很好的事情,因为每个人贡献的信息可以选择Private还是Public,而Google的EPIC能够根据Publ­ic信息自动组合出或者说是写作新闻。然而实际上,正如在6度空间理论中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你是否出于某条关键链上,你现在所贡献出来的一点点信息也可能存在于某­条非常重要的推导链上,然后一旦这个推导完成,到底你做了什么你也不知道。正如《Google成功的7堂课》里面提到的一个案例,某人失踪了10年(至少他的家人如此认为),一直都找不到他的下落,最后是在Google间接搜索到他出现在10年前某一个州的车祸伤亡名单上,这才确认他已经死了。我们根本不知道随随便便­说的一两句话,可能导致什么,呵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